中国网络文学进入产业化时期,呼唤有担当的时

来源:http://www.mypv3.com 作者:js333vip.com 人气:58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经过20年的发展,我国网络文学已进入海量生产与利润丰厚的产业化时期网络文学: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最近20年,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已成为当前中国文学发展格局中重要的新生力量

经过20年的发展,我国网络文学已进入海量生产与利润丰厚的产业化时期 网络文学: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最近20年,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已成为当前中国文学发展格局中重要的新生力量,其发展态势和未来趋势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网络文学: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图片 1

最近20年,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已成为当前中国文学发展格局中重要的新生力量,其发展态势和未来趋势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10月16日,由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掌阅科技联合主办的“网络文学论坛:聚焦精品,聚力提升——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网络文学的使命与担当”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来自文学界的各方学者围绕当下网络文学发展现状与趋势,为推动网络文学创作健康发展,共筑网络文学开发、展示、交流、合作、转化的良好环境而建言献策。

最近20年,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已成为当前中国文学发展格局中重要的新生力量,其发展态势和未来趋势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 高凯 摄

10月16日,由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掌阅科技联合主办的“网络文学论坛:聚焦精品,聚力提升——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网络文学的使命与担当”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来自文学界的各方学者围绕当下网络文学发展现状与趋势,为推动网络文学创作健康发展,共筑网络文学开发、展示、交流、合作、转化的良好环境而建言献策。

历经“野蛮生长”进入“鲜活业态”

10月16日,由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掌阅科技联合主办的“网络文学论坛:聚焦精品,聚力提升——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网络文学的使命与担当”主题活动在北京举行。来自文学界的各方学者围绕当下网络文学发展现状与趋势,为推动网络文学创作健康发展,共筑网络文学开发、展示、交流、合作、转化的良好环境而建言献策。

北京10月16日电 16日,由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掌阅科技联合主办的“网络文学论坛:聚焦精品,聚力提升——全国文化中心建设中网络文学的使命与担当”主题活动在京举行。

历经“野蛮生长”进入“鲜活业态”

截至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33亿,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90亿元。最近一次中国互联网发展调研报告则显示,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达3.52亿,占全国网民半数。业内学者普遍判断,以此速度发展,这一数量还将以每年上千万的速度递增。

历经“野蛮生长”进入“鲜活业态”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员李朝全,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数字出版处调研员罗炜寰等出席会议。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北京作家协会秘书长王升山以及掌阅创始人张凌云等作为联合主办方致辞。

截至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33亿,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90亿元。最近一次中国互联网发展调研报告则显示,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达3.52亿,占全国网民半数。业内学者普遍判断,以此速度发展,这一数量还将以每年上千万的速度递增。

最近20年,随着互联网日益普及,网络文学从发轫到丰富,其迅猛发展的态势一度令业界产生震动。甚至被一些业内外人士冠之以“野蛮生长”。

截至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33亿,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90亿元。最近一次中国互联网发展调研报告则显示,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达3.52亿,占全国网民半数。业内学者普遍判断,以此速度发展,这一数量还将以每年上千万的速度递增。

著名作家宁肯、马笑泉,著名评论家庄庸、邵燕君、肖惊鸿、李林荣,著名网络文学作家天使奥斯卡、唐欣恬、殷寻、百世经纶等与纵横文学、晋江文学等网络文学平台负责人出席会议。

最近20年,随着互联网日益普及,网络文学从发轫到丰富,其迅猛发展的态势一度令业界产生震动。甚至被一些业内外人士冠之以“野蛮生长”。

“首届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十月》常务副主编、著名作家宁肯坦言,网络文学的发展之迅猛出乎他的意料,“后来的发展道路确实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想象的网络文学对现实、对民族的精神应有所担当,不仅是消遣、娱乐;还应寻找人们在现实和历史中的存在感,以及本身审美的提高。”他认为,目前网络文学呈现的状态非常庞杂,亟须有序健康的引导和梳理。

最近20年,随着互联网日益普及,网络文学从发轫到丰富,其迅猛发展的态势一度令业界产生震动。甚至被一些业内外人士冠之以“野蛮生长”。

近年来,高速成长的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当前中国文学发展演变格局中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截至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了3.33亿,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了90亿元。北京作为网络文学发展的前沿重镇,有六成网络文学网站聚集于此。与会者就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互动、网络文学的“精品化”与“走出去”、在当前的情况下网络文学如何推优、网络文学未来发展趋势等重要议题和热点现象展开了深入对话。

“首届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十月》常务副主编、著名作家宁肯坦言,网络文学的发展之迅猛出乎他的意料,“后来的发展道路确实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想象的网络文学对现实、对民族的精神应有所担当,不仅是消遣、娱乐;还应寻找人们在现实和历史中的存在感,以及本身审美的提高。”他认为,目前网络文学呈现的状态非常庞杂,亟须有序健康的引导和梳理。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此并不认同。

“首届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十月》常务副主编、著名作家宁肯坦言,网络文学的发展之迅猛出乎他的意料,“后来的发展道路确实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想象的网络文学对现实、对民族的精神应有所担当,不仅是消遣、娱乐;还应寻找人们在现实和历史中的存在感,以及本身审美的提高。”他认为,目前网络文学呈现的状态非常庞杂,亟须有序健康的引导和梳理。

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表示:“近年来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繁荣兴旺,涌现了一大批名品,我们一直在关注。随着网络文学质量的不断提高,再加上影视剧的改编,读者也由原来的以年轻人为主,发展到现在几乎覆盖了各个年龄层,影响力极大。从去年起,北京市新闻出版局数字出版处开始举办网络文学推优活动,对各文学网站和优秀作家作品,表示嘉奖。我们看到,确实有不少优秀的作品让人震惊、振奋。”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此并不认同。

著名网络文学作家殷寻对“野蛮生长”表示出不同看法,“作为一名网络作家,我很庆幸经历了这么一段岁月。野蛮生长的背后是鲜活,这股力量经过岁月的累积直达质变,而如今便能将这份鲜活更优质化高端化,以达到专业化的百花齐放。”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对此并不认同。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员李朝全认为,当前网络文学的主要任务在于提升作品的质量,努力打造网文化精品,“网络文学同样适用于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三性统一的评判标准,应该积极的弘扬主流价值,只有正能量的作品才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著名网络文学作家殷寻对“野蛮生长”表示出不同看法,“作为一名网络作家,我很庆幸经历了这么一段岁月。野蛮生长的背后是鲜活,这股力量经过岁月的累积直达质变,而如今便能将这份鲜活更优质化高端化,以达到专业化的百花齐放。”

事实上,网络文学近些年的表现也正在日渐成熟。

著名网络文学作家殷寻对“野蛮生长”表示出不同看法,“作为一名网络作家,我很庆幸经历了这么一段岁月。野蛮生长的背后是鲜活,这股力量经过岁月的累积直达质变,而如今便能将这份鲜活更优质化高端化,以达到专业化的百花齐放。”

《十月》常务副主编、著名作家宁肯表示,网络文学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发展快速,非常庞杂,需要有序健康的引导,并对理想中网络文学的形态做了描述。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把文学的网络化创作称为文学行业的工业革命,他建议,要对小众类型文学采取包容的状态,让物种多样化,杂交融合,这样才有可能产生新物种。新的物种里面有一小部分可能成为惊世之作,这就是精品。

事实上,网络文学近些年的表现也正在日渐成熟。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林荣认为,网络文学在整合传统和现实文化资源方面,已走在传统纸介文学前面。尤其近些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化、民族精神和文化遗产之间的联系,比纸介文学创作更加紧密。目前,网络文学行业化、产业化、生态化已日渐清晰,运行机制上已建立成熟的共享机制,“用过去的话说是文学下海最成功的典范。这种运行机制值得整个文学文化产业其他领域学习和借鉴。”

事实上,网络文学近些年的表现也正在日渐成熟。

磨铁总编辑唐平表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产业形态不同,核心都是一致的,即讲好故事。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林荣认为,网络文学在整合传统和现实文化资源方面,已走在传统纸介文学前面。尤其近些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化、民族精神和文化遗产之间的联系,比纸介文学创作更加紧密。目前,网络文学行业化、产业化、生态化已日渐清晰,运行机制上已建立成熟的共享机制,“用过去的话说是文学下海最成功的典范。这种运行机制值得整个文学文化产业其他领域学习和借鉴。”

纵横文学副总编武新宇表示,网络文学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过野蛮生长的时期,现在不少作家已到衣食足的阶段。今后创作中会更加注重思想性、艺术性,三观向上、功底深厚、有思想内涵的作品将获得读者关注和更好的发展。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林荣认为,网络文学在整合传统和现实文化资源方面,已走在传统纸介文学前面。尤其近些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化、民族精神和文化遗产之间的联系,比纸介文学创作更加紧密。目前,网络文学行业化、产业化、生态化已日渐清晰,运行机制上已建立成熟的共享机制,“用过去的话说是文学下海最成功的典范。这种运行机制值得整个文学文化产业其他领域学习和借鉴。”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邵燕君认为,在媒介融合的意义上来探讨网络文学的多元化问题,未来具有很乐观的前景。

纵横文学副总编武新宇表示,网络文学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过野蛮生长的时期,现在不少作家已到衣食足的阶段。今后创作中会更加注重思想性、艺术性,三观向上、功底深厚、有思想内涵的作品将获得读者关注和更好的发展。

与传统文学融合共生

纵横文学副总编武新宇表示,网络文学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过野蛮生长的时期,现在不少作家已到衣食足的阶段。今后创作中会更加注重思想性、艺术性,三观向上、功底深厚、有思想内涵的作品将获得读者关注和更好的发展。

纵横文学副总编武新宇认为,网络文学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过了野蛮生长的时期,现在的作家已经到了衣食足的阶段,在今后的创作中会更加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三观向上、有思想内涵。

网络文学的发展带给传统文学乃至整个中国文学格局的影响日益显著。网络与传统何以融合共生,协力发展,是当下业界学者和观察家不约而同思考的命题。

网络文学的发展带给传统文学乃至整个中国文学格局的影响日益显著。网络与传统何以融合共生,协力发展,是当下业界学者和观察家不约而同思考的命题。

与传统文学融合共生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著名文学评论家庄庸指出,网络文学进入超级IP时代,最急需的是字匠精神,既需要创造力,也需要创新力。

掌阅创始人张凌云认为,文学到最后一定是殊途同归,都是产生好的作品对人有正面的积极影响,只是在特定阶段,大家在网络发表作品,载体不同。他相信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一定会产生扎根于人民、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不朽作品。网络文学也正由高原向高峰迈进。

掌阅创始人张凌云认为,文学到最后一定是殊途同归,都是产生好的作品对人有正面的积极影响,只是在特定阶段,大家在网络发表作品,载体不同。他相信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一定会产生扎根于人民、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不朽作品。网络文学也正由高原向高峰迈进。

网络文学的发展带给传统文学乃至整个中国文学格局的影响日益显著。网络与传统何以融合共生,协力发展,是当下业界学者和观察家不约而同思考的命题。

磨铁文学总编辑唐平则认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更多是融合关系,没有本质区别。两者之间差异主要是产业形态不同,比如网络文学载体是互联网技术,传统文学载体是报纸、期刊、杂志等传统媒介。而从长远看,其核心都一致,就是讲好故事,“没有好的故事,无论哪种文学,都很难得到大家认可。”

磨铁文学总编辑唐平则认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更多是融合关系,没有本质区别。两者之间差异主要是产业形态不同,比如网络文学载体是互联网技术,传统文学载体是报纸、期刊、杂志等传统媒介。而从长远看,其核心都一致,就是讲好故事,“没有好的故事,无论哪种文学,都很难得到大家认可。”

掌阅创始人张凌云认为,文学到最后一定是殊途同归,都是产生好的作品对人有正面的积极影响,只是在特定阶段,大家在网络发表作品,载体不同。他相信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一定会产生扎根于人民、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不朽作品。网络文学也正由高原向高峰迈进。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肖惊鸿表示:审美就是文学本质的内在要求。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同样都是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不过,从现实状况而言,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发展相比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网络文学成长于商业环境,具有商业属性。不少网络作家与现实生活相对梳离,单靠想象力和感受力进行写作,缺乏对生活的干预和概括能力,作品中见不到复杂的生活和时代精神。这也是当下网络文学创作中明显问题。“有些作家创作只停留在生活表层,与精品的距离还相距甚远。”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肖惊鸿表示:审美就是文学本质的内在要求。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同样都是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不过,从现实状况而言,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发展相比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网络文学成长于商业环境,具有商业属性。不少网络作家与现实生活相对梳离,单靠想象力和感受力进行写作,缺乏对生活的干预和概括能力,作品中见不到复杂的生活和时代精神。这也是当下网络文学创作中明显问题。“有些作家创作只停留在生活表层,与精品的距离还相距甚远。”

磨铁文学总编辑唐平则认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更多是融合关系,没有本质区别。两者之间差异主要是产业形态不同,比如网络文学载体是互联网技术,传统文学载体是报纸、期刊、杂志等传统媒介。而从长远看,其核心都一致,就是讲好故事,“没有好的故事,无论哪种文学,都很难得到大家认可。”

从业十几年,同时兼具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出版经验的独角文化创始人栗洋表示,就目前而言,传统与网络,无论从作家的创作动机还是从阅读者的阅读诉求,本质仍有较大差距,“从网络文学到传统文学的融合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

从业十几年,同时兼具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出版经验的独角文化创始人栗洋表示,就目前而言,传统与网络,无论从作家的创作动机还是从阅读者的阅读诉求,本质仍有较大差距,“从网络文学到传统文学的融合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肖惊鸿表示:审美就是文学本质的内在要求。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同样都是源于生活,要高于生活。不过,从现实状况而言,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发展相比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因为网络文学成长于商业环境,具有商业属性。不少网络作家与现实生活相对梳离,单靠想象力和感受力进行写作,缺乏对生活的干预和概括能力,作品中见不到复杂的生活和时代精神。这也是当下网络文学创作中明显问题。“有些作家创作只停留在生活表层,与精品的距离还相距甚远。”

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从业十几年,同时兼具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出版经验的独角文化创始人栗洋表示,就目前而言,传统与网络,无论从作家的创作动机还是从阅读者的阅读诉求,本质仍有较大差距,“从网络文学到传统文学的融合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

我国网络文学从发轫至今20年,经历了初期与传统文学“蜜月期”之后,已进入海量生产与利润丰厚的产业化时期,同时也伴随着泥沙俱下和过度娱乐化的问题,那么当下的网络文学应何去何从?不少业内人士呼吁网络文学承担更多的时代和现实社会的使命与担当。

我国网络文学从发轫至今20年,经历了初期与传统文学“蜜月期”之后,已进入海量生产与利润丰厚的产业化时期,同时也伴随着泥沙俱下和过度娱乐化的问题,那么当下的网络文学应何去何从?不少业内人士呼吁网络文学承担更多的时代和现实社会的使命与担当。

呼唤有担当的时代精品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员李朝全认为,当前网络文学的主要任务在于提升作品的质量,努力打造网文化精品,“网络文学同样适用于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三性统一的评判标准,应该积极弘扬主流价值,只有正能量的作品才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员李朝全认为,当前网络文学的主要任务在于提升作品的质量,努力打造网文化精品,“网络文学同样适用于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三性统一的评判标准,应该积极弘扬主流价值,只有正能量的作品才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我国网络文学从发轫至今20年,经历了初期与传统文学“蜜月期”之后,已进入海量生产与利润丰厚的产业化时期,同时也伴随着泥沙俱下和过度娱乐化的问题,那么当下的网络文学应何去何从?不少业内人士呼吁网络文学承担更多的时代和现实社会的使命与担当。

而业内人士普遍共识是,成为精品的关键仍是如何讲好故事,且承载时代的责任与担当。

而业内人士普遍共识是,成为精品的关键仍是如何讲好故事,且承载时代的责任与担当。

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员李朝全认为,当前网络文学的主要任务在于提升作品的质量,努力打造网文化精品,“网络文学同样适用于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三性统一的评判标准,应该积极弘扬主流价值,只有正能量的作品才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长久”。

在肖惊鸿看来,所谓网络文学精品,“是要符合网络文学创作质的规定性,又能够体现社会价值,同时又符合市场要求的优秀作品。”他指出,归根到底,出精品才是网络文学的中国梦。网络文学生发于市场,但市场本身并不造就文学精品,好故事永远要靠作家的艺术功力。网络文学以故事性见长,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是在文学范畴内探讨的。因此不能把判断一部作品好坏的标准建立在其商业属性上,这个是立场和方向问题。

在肖惊鸿看来,所谓网络文学精品,“是要符合网络文学创作质的规定性,又能够体现社会价值,同时又符合市场要求的优秀作品。”他指出,归根到底,出精品才是网络文学的中国梦。网络文学生发于市场,但市场本身并不造就文学精品,好故事永远要靠作家的艺术功力。网络文学以故事性见长,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是在文学范畴内探讨的。因此不能把判断一部作品好坏的标准建立在其商业属性上,这个是立场和方向问题。

而业内人士普遍共识是,成为精品的关键仍是如何讲好故事,且承载时代的责任与担当。

宁肯直言,面对当下庞杂的网络文学,当务之急应着眼发掘那些具有现实担当、美学担当和时代担当的作品。

宁肯直言,面对当下庞杂的网络文学,当务之急应着眼发掘那些具有现实担当、美学担当和时代担当的作品。

在肖惊鸿看来,所谓网络文学精品,“是要符合网络文学创作质的规定性,又能够体现社会价值,同时又符合市场要求的优秀作品。”他指出,归根到底,出精品才是网络文学的中国梦。网络文学生发于市场,但市场本身并不造就文学精品,好故事永远要靠作家的艺术功力。网络文学以故事性见长,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是在文学范畴内探讨的。因此不能把判断一部作品好坏的标准建立在其商业属性上,这个是立场和方向问题。

而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则将文学的网络化创作称为文学行业的“工业革命”。

而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则将文学的网络化创作称为文学行业的“工业革命”。

宁肯直言,面对当下庞杂的网络文学,当务之急应着眼发掘那些具有现实担当、美学担当和时代担当的作品。

他建议,要对小众类型文学采取包容的状态,让物种多样化,杂交融合,这样才有可能产生新物种,“新的物种里面有一小部分可能成为惊世之作,这就是精品”。

他建议,要对小众类型文学采取包容的状态,让物种多样化,杂交融合,这样才有可能产生新物种,“新的物种里面有一小部分可能成为惊世之作,这就是精品”。

而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则将文学的网络化创作称为文学行业的“工业革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他建议,要对小众类型文学采取包容的状态,让物种多样化,杂交融合,这样才有可能产生新物种,“新的物种里面有一小部分可能成为惊世之作,这就是精品”。本报记者 王 瑜

本文由js333.com发布于js333vip.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网络文学进入产业化时期,呼唤有担当的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