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雾霾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来源:http://www.mypv3.com 作者:js333vip.com 人气:71 发布时间:2019-10-11
摘要:环球时报:对抗雾霾,我们远非众志成城 钟南山:雾霾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对话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随意性政策驱不了霾 科学认知是参与治霾的前提 中国中东部等地区连续雾

环球时报:对抗雾霾,我们远非众志成城

钟南山:雾霾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对话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随意性政策驱不了霾

科学认知是参与治霾的前提

中国中东部等地区连续雾霾天,波及约13%的国土面积,其中33个城市重污染,这在社会上引起更多不满和烦躁情绪。雾霾对中国的综合影响显然在加重。

从年初到年末,雾霾由北而南,持续不断,愈演愈烈。其实早在年初的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一份议案就是呼吁治理大气污染,抗击雾霾。今年正值非典十周年,公众对那场疾病的灾难仍心有余悸。而对这次的雾霾事件,本报记者昨晚连线钟南山院士时,钟南山说,雾霾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他警示:雾霾比非典更可怕。本报记者连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js333vip.com,治霾比抗击非典更持久更困难从政府到企业到公众个体,都应行动起来,也许10年就可以治理空气污染如果不立即全民行动雾霾危害可能延续几代人记者:杭州有山有水,自然环境不错,但仍遭遇雾霾,雾霾对于我们的健康带来了哪些影响?钟南山:世界卫生组织检测中国500个大城市,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里有7个在中国。虽然杭州不在此列,但必须重视。清洁的水与空气是人健康最基本之需。雾霾直接伤害的是呼吸道,这点公众比较容易感受到。但危害其实是多方面的,有对神经系统、泌尿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甚至生殖系统的胎儿受孕、发育等。它会让人多器官发病,甚至直接导致死亡的发生。雾霾对人健康的影响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不马上治理,将危害后代。Pediatrics有个数据表明,物质燃烧所致空气污染可导致婴儿早产率增加,减缓婴幼儿生长发育的速度,引起包括哮喘等疾病。早产儿出生增加将十分明显,优生优育无从谈起。我认为空气污染对人的危害现在还没明显地显露出来,严重的空气污染其危害比非典还严重。目前人类死因中八成是慢性病,空气污染几乎与所有慢性病发病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人不能不呼吸空气,雾霾人人受害,无法躲避。当治理列入政府考核项目你就可以在中国养老了记者:治理雾霾,西方国家用了三十年。人到中年了,我还能在中国养老吗?钟南山:雾霾应对,如果来了应急一下,去了老方一帖,那么永远治理不好,选择山边水边居住都不行。但是全社会合力立即行动,真想要解决空气污染,我认为在中国用不了三十年,通过从中央到各地区的联防联控、各行各业的积极行动,可能十年就够了。我们还是可以在中国安心养老的。但这其中要改变一个观念,就是认为治理雾霾是政府的事,其实公众、企业、全社会都要努力。雾霾的原因基本明确了,在大城市首先是汽车尾气;第二是作为能源的煤;第三是建筑工地;第四是区域污染;第五是烹调引起。这些原因都知道,解决的办法其实也都有,现在最要害的就是认识。我认为现在治理雾霾,比发展GDP更重要。对政府来说,过去以GDP为第一追求目标,现在可否选部分污染严重的大城市,将治霾成果纳入官员政绩考核体系。企业更要有所作为,把减少污染放在追求产值之前。对公众来说,不仅是个人防护的小事,也要积极改变生活方式、出行方式,人人都应该有环保意识。总之,应对雾霾,比抗击非典困难、持久。关于戴N92、N95口罩网上有些说法不切实际记者:在雾霾天如何做好个人防护,网上说法很多,哪些对哪些错?钟南山:少出门,少户外运动,是对的。凡是污染指数比较高了,我都不太赞成到室外运动,实在要去戴口罩也是可以的。但网上流传的关于一定要选择N92、N95口罩,却是不切实际的。虽然普通的外科口罩只可以预防PM10,N92、N95口罩才可以阻挡PM2.5,但后者密闭性很好,容易造成人体缺氧,头昏脑胀,因此不能戴时间太长,人在室外工作、活动时戴,不现实,不提倡公众使用。尤其是老年人和有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疾病的人,最好不要长时间使用这类口罩。(原标题:治霾比抗击非典更持久更困难)更多阅读钟南山:空气污染危害远未阐明钟南山回应方舟子:雾霾如何致肺癌尚无数据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一个科学家发表一篇雾霾成因的文章,就会影响一次治理的决策,造成了认知的混乱和决策的不稳定,直接导致雾霾治理政策充满随意性2014年3月26日,雾霾再袭京津冀,北京遭遇五级重度污染,其他地区均为中度污染,华北黄淮局地能见度不足1公里。对于雾霾笼罩,公众被迫“习以为常”。网站上调侃“除了期待一场又一场大风,我们还能指望什么?”这样的调侃让正在牵头研究“空气污染治理”课题组的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心有不甘:“历史上,应对大气污染,政策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共同发力曾取得重要收获,二氧化硫减排便是一个成功案例。”眼下,各种以科技创新为名的治霾手段层出不穷。2014年3月3日,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贺泓对媒体表示,中科院将在北京怀柔建设世界最大的“烟雾箱”以解决污染难题,而“烟雾箱”只是庞大的大气环境模拟系统研究计划的组成部分之一,初步预算需要投入5亿元。2014年3月4日,河北省气象局宣布正在联合京津气象部门,探索人工消减雾霾新路径,目前已开展两次飞机探测实验,获取了一定的空间探测数据,为通过人工措施缓解雾霾压力提供了初步依据。种种技术利器,在中国对抗雾霾天气的战斗中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效果?如何才能发挥更大的支撑作用?本刊记者近日就科技创新如何驱除雾霾的话题与刘燕华进行了对话。仅重视单项技术解决不了雾霾《瞭望东方周刊》:2014年3月4日,科技部发布了编制完成的《大气污染防治先进技术汇编》对大气污染防治方面的科研成果及应用情况进行了全面梳理。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已经研发出一系列自主知识产权的治霾技术?这些技术究竟达到怎样的水准?刘燕华:汇编入选的先进治霾技术,主要是在某一个环节上有所进步的技术。但是,任何环节的进步并不代表整个系统的进步。现在最难的是,要把各种技术配合在一起正常运行。《瞭望东方周刊》:中科院方面表示将在北京怀柔建设世界最大的“烟雾箱”以解决污染难题,这类技术项目,会比较容易得到政策支持吗?刘燕华:现在关键是要解决问题,而上述内容属于基础研究,可以从事基础研究,但是这个项目离开实践还有相当的时间距离。就算从现在开始建设,要等到2018年才能运行。单项技术的进步不能解决中国霾的问题,关键得运行系统通畅,现在恰恰是运行系统不够通畅。可能某一项技术会很先进,但是这些技术的使用带来的风险、效益等整体影响如何,目前这方面缺乏系统研究。同样,在政策方面,我们可能对于治理雾霾的某一项技术研究非常重视,譬如对于原理研究的支持就比较多,但是,对于整个雾霾治理技术战略的研究、整体布局的研究,包括技术引导方向、经济成本核算等,政策支持力度就不够。已有的技术支持政策,基本上都是支持单项技术,很少去支持整合的技术,因为整合的技术通常被认为是软科学,不被重视,也得不到支持。现在的情况是,治理雾霾的战略性研究必须提上日程。科技部启动雾霾归因整体评估《瞭望东方周刊》:政府和研究机构对于雾霾的来源有着庞杂不一的认识,今年初,中科院报告称汽车尾气在雾霾来源中占4%,复旦大学则认为该比例超过20% 。为何到目前为止,国内对雾霾来源,还不能形成统一的认定?刘燕华:雾霾的形成有多种因素,且它们随时间、温度变化、排放物的不同又经过一次、二次化学反应而形成,过程非常复杂。不同区域,雾霾形成的成分不同,相同区域的成分变化也很快。当然,雾霾的主要来源还是化石燃料的过度排放。关于成因,各科研机构的说法之所以有差距,因为每个科学家选择分析研究的要素是不同的。他们都采取了一定的样本进行测算,但是坚持4%比例的机构,研究的是基于一次污染、一次污染排放的成分。一次污染排放物相当于催化剂,其在空气中与其他颗粒物产生二次化学反应产生的雾霾,就没算在内。对于雾霾归因,虽然各方的兴趣很高,也作了相当投入,但到目前为止,归因的整体评估还存在极大的空白。科学家可以从各个角度进行雾霾的归因研究,但是最终需要把这些结论汇总到一起,评估出哪些有道理,哪些有欠缺。评估出的主流认识需要尽早公布给社会,这样的评估结果才能让公众对雾霾有正确的认识,最终也让决策者形成整体的正确的认识,从而确定治理雾霾的正确方向。现在的情况是,每当一个科学家发表一篇雾霾成因的文章,就会影响一次治理的决策,造成了认知的混乱和决策的不稳定,直接导致雾霾治理政策充满随意性的恶果。最近,科技部正在启动这种整体评估,必须对雾霾天气治理的技术和归因等给出系统的结论。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看上去很好”《瞭望东方周刊》:为什么中国长三角等东部地区雾霾也这么严重?刘燕华:因为这里是人口最集中、产业最集中的地区,集中了中国近70%的人口,按照每平方公里的燃煤使用量计算,这一区域的使用密度大概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这是中国工程院的研究结果。这么多燃煤集中在这一地区,密度太大。中国大部分汽车集中在东部,东部地区每平方公里汽车的密度是美国平均密度的两倍,东部地区的化石燃料使用量远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且过于集中。雾霾产生是这一区域高碳模式发展的必然结果。30年来,中国过度依靠化石能源来解决动力问题,雾霾的出现,根本上来说是中国能源病、结构病和体制机制病的综合反映。现在要治理,就要从体制、机制这些根本问题上着手。《瞭望东方周刊》:目前北京、天津等不少东部地区相继试水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这被认为是一种进步,一些人乐观地评论这样可以实现空气质量改善和能源结构调整的双重目标。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实践也基于国家的宏观目标,在千呼万唤才出来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国家已经明确提出要制定国家煤炭消费总量中长期控制目标。依靠此项行动,能从根本上改善空气质量吗?刘燕华:提出“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是一件好事,但是实际上,推行这一政策还存在阈值的问题,即环境容量的高限值。现在我们都知道燃煤使用的密度远远超过了生态容量,只是,这一区域的煤炭利用强度达到多大的值才能保证没有雾霾,也就是多大的煤炭使用量才是合适的值?目前为止,甚至没有做多少研究。大家一哄而上进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行动背后却没有前瞻性研究结果的支持。《瞭望东方周刊》:也就是说消费总量控制到什么程度,各地政府本身并不清楚,现在各地提出的控制目标,只是减少百分之多少。刘燕华:现在的“总量控制”指向是不再增加煤炭消费量。但是,“总量控制”到什么程度才能保证不发生雾霾,没有进行关键性的数据。如果这个总量超过阈值,雾霾还是会继续存在。《瞭望东方周刊》:这意味着在缺乏科学依据的前提下,推行了煤炭总量控制政策。刘燕华:现在很多治理雾霾的决策,看起来决心很大,不惜花很多钱,但并不能解决雾霾的实质性问题。需转向控制燃煤散户《瞭望东方周刊》:华北地区是产煤耗煤大区,也是雾霾天气重灾区。华北地区没有充足的水能、核能等来替代燃煤,只能依靠技术改造实现雾霾治理的效果,这其中控制污染物排放是重要的环节。现在中国的污染控制技术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刘燕华:对于中国的煤炭消费来说,一半用于燃煤发电,一半用于散户,比如小锅炉、居民自家的取暖等。事实上,中国大的燃煤供热发电厂在污染物控制上已经达到了世界水平。与此同时,散户对空气污染排放的贡献是最大的,散户使用的煤炭通常不是优质煤,而且小锅炉的单位排放量要比高技术的燃煤发电大得多。这里存在一个基本测算,估计散户在使用煤炭过程中的污染物排放量占到总体空气污染物排放量的70%~80%,这里主要指燃煤。当下虽然绝大部分的污染源来源于散户,但是治理措施主要还是在燃煤供热发电厂这些大户上,其中一个原因是散户排量不可控。我建议国家雾霾治理的主要方向和投资应该转向解决散户的污染排放,这样减排的效率会更高。比如北京的郊区,家家户户还有煤烟味。如果能把散户解决好,是花小钱办大事。解决排放比例更大的散户,工作起来比较费劲。但这根硬骨头不啃,产生空气污染物的绝大部分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志轩也曾撰文指出,燃煤虽然是造成雾霾的重要原因,但不是电厂的燃煤,而是大量的工业锅炉、炉窑及生活散烧燃煤。《瞭望东方周刊》:在控煤的问题上,当下是否面临着整体思路的调整?刘燕华:这几年,北京以及各地都提出了一个口号“煤改气”,这样就需要大量的投资进行设备改造。可以核算一笔账,煤改电以后,能降低污染物排放多少呢?可能降低不到1%。而改造设备却要投入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投入和结果不匹配,等于是高射炮打蚊子。华北地区大部分的气都供给北京使用,“煤改气”之后北京要抢占周边地区的天然气份额。这样天然气又不够用了,北京市之后又提出“煤制气”,又花一笔钱。“煤制气”过程中造成的能源损失,至今没有计算进去。这些做法确实值得商榷。《瞭望东方周刊》:现在全国各地都提出了治理雾霾将要投入的资金,北京治理PM2.5投入将高达7600亿元。治理的钱将用在哪,合算不合算,都是棘手的问题。刘燕华:治理雾霾,政府有决心,要赞扬,但是必须有治理雾霾的成本核算,讲究整体有效,整体有效是指区域性的,而不是局部有效或者说局部的业绩。情况不明,只是决心大,可能造成很多浪费,在治理雾霾过程中,反而又增加了雾霾。《瞭望东方周刊》:雾霾治理成本核算现在是否已经在推进中?刘燕华:甚至还没有人研究这些。现在只是急着政策拍板,表决心。拍板这些决策、治理雾霾的时候,需要有效的科学论证。(原标题:原标题:对话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随意性政策驱不了霾)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鲍南

对雾霾的纯科学认识仍不系统、完整。它的成因究竟是什么,对人体的危害究竟有哪些、有多严重,都尚无权威结论。科学不强大,人们的认识和信心就少了附着点,今后社会对雾霾反应的不确定性或许要比雾霾本身的不确定性更高。如果雾霾的严重性继续增加,不排除某个时刻在某些人群中出现针对雾霾的恐慌。

享受了长长一段天蓝气清的好天气后,京城又遭遇了几个雾霾天。灰蒙蒙的天空又一次提醒我们,雾霾治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提升京城“气质”仍需全力以赴。眼下,采暖季即将来临,气象条件也不容乐观,北京保卫蓝天的压力再度增加。

中国需要同时加强对雾霾的科学研究和治理,以及把它作为社会学和政治学的问题高度重视。不要以为伦敦、洛杉矶等都经历了雾霾,我们就可以“自然化解”它。雾霾在欧美出现时,社会的承受力同今天不一样,在互联网时代,今天中国的回旋空间则要相对小得多。

好比治病需望闻问切,这些年,为治理雾霾,各方大力研究其成因,无形中也成了一堂“全民科普课”。PM2.5从陌生名词到人尽皆知;冬季采暖从以烧煤为主到大规模“煤改气”“煤改电”;建筑工地从平日洒水降尘到冬日停工缓建……可以说,找准病根再对症下药的思路贯穿了这些年的治霾实践。

中国过去的污染都是局部的,雾霾第一次把各地的污染大范围连成一片。这非“一日之寒”,解决起来也非“一日之功”,尤其是,中国社会一方面在失去对付雾霾的耐心,一方面又在继续增加生成雾霾的源头。

一份最新研究报告表明,随着大气治理的不断深入,PM2.5的来源也发生了比例变化。显著一点是生活面源的贡献率在进一步凸显,人们衣食住行所产出的大气污染已经与工业产出旗鼓相当。专家还进一步解释道,生活中许多常见的挥发性有机物,包括香水、发胶、洗涤剂、杀虫剂等等,其实同样会产生相当数量的细颗粒物。对生活面源污染的客观准确分析,为下一步治理提供了新的参考。

中国虽有上下对雾霾的真实痛恨,但全社会向雾霾宣战的决心却远未化成每一个成员的参与热情,面对雾霾,中国人并未“众志成城”。

但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份科学报告,却让不少自媒体发现了吸引流量的“新大陆”。一些小编“灵机一动”,便炮制出了“北京大气污染竟源于香水发胶”一类的标题。这种断章取义、故弄玄虚的手法,刻意制造了一份荒诞不经的现实观感。连日来,不乏网友在转发中嘲笑起了所谓“砖家”,但实际上,这种道听途说的态度才是最应该被嘲笑的。

舆论仍热衷于对过往形成雾霾责任的追究,这当中有一部分人是对“抨击政府”感兴趣,他们强调今后治理雾霾的责任也应主要由政府承担,要公民承担义务的呼吁很容易遭到吐槽。

谈及雾霾,很多人心中的“罪魁祸首”还只是钢铁水泥等重工业、重型柴油车等移动源。殊不知,三支香烟就可以让一间会议室的PM2.5浓度“爆表”至1800;干洗一缸衣物就会有6升洗涤剂挥发到空气中。全市有近400万烟民和数千家干洗店,单单这一块制造的污染恐怕并不亚于几个冒着黑烟的大烟囱。治霾初期,我们抓大放小,集中治理了那些“污染大户”,效果也确实立竿见影。随着形势变化,生活面源逐步成为治理重点之一,需要人们对此有一个科学认知。

一些科学家指出,雾霾的最大成因很可能是烧煤,而煤是中国这些年发展的支柱性能源。现在每年仍要多烧1亿多吨煤,别说减少,即使不再增加烧煤,短时间内在中国可能吗?大家都要蓝天,但如果让一些人少用电,少取暖少用空调,谁会愿意?

天不帮忙人要努力。如果说前期治霾有什么经验,核心一点就是协同合作。从跨省市预警,到产业转型,再到市民配合,方方面面拧成一股绳,才让“蓝天保卫战”初战告捷。对比雾霾初来乍到时大家的恐慌与埋怨,我们能体察到,科学认知是推动全民参与的大前提。如今生活面源污染的比重在上升,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意味着人们参与治霾有了更大的空间与更多的可能。人们需要更新认知,甚至改变“常识”,必须认识到,在北京这座超大城市里,生活中不起眼儿的污染,乘以庞大的人口基数,都会成为不容小觑的污染。

让人们少开汽车,最管用的办法大概是限号行驶,但立刻就有名人宣称个人开车的那点污染,就相当于在自家小区里“放个屁”,这种毫无根据的民粹主义说法获得互联网上的大量掌声。

治霾攻坚战打到今天,我们应该明白,在朋友圈里揶揄“自强不吸”,调侃“喂人民服雾”并不解决任何问题。只有人人有所警醒并自觉改进,从少开几天车、少抽两包烟之类的小事做起,让雾霾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才能形成真正有效的治理合力。而这,应是破解大气污染问题的必由之路。

马云23日说,把空气治理好,首先要把心态治理好。他认为今天的浮躁心态就是我们心里的雾霾,今天的雾霾也是我们心态的写照。我们不记得在他之前还有过哪位“超级社会名人”这样谈论过雾霾。

中国前些年显然低估了工业污染的严重性,这种低估,政府的责任是第一位的。从去年开始的大范围严重雾霾给全社会敲响警钟,也给政府上了一课。但我们现在怨声载道没有用,光空喊要求“政府作为”,如果我们大家不真正行动起来,政府的“作为”就只能是空许诺,因为几十亿吨煤是全中国人一起烧,每年增加的近两千万辆车,绝大部分都是私车。

治理雾霾,是对中国社会集体真诚的一次考验。责任感和自私心在社会成员的层面究竟是什么状态,将随着治霾的逐渐展开浮出水面。也许过去我们对雾霾的厌恶还都是直觉性的,它影响的还主要是我们的心情。当越来越多人倾向于相信它会危害自己的身体时,他们是否积极响应“从我做起”的号召,这对中国治霾的前途将至关重要。

现代化的难度看来比我们原来想的更大更多。雾霾是对中国人这个阶段现代化的一道“天花板”吗?我们同样不太清楚。我们今后需要更加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在继续发展和维持生态之间把握最佳平衡。我们是13亿多人啊,这个国家“平衡”的概念,是那些发达的“小国们”无论如何体会不了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js333.com发布于js333vip.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环球时报,雾霾更多的是人祸而不是天灾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