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333.com仰望星空,古典教育与未来教育

来源:http://www.mypv3.com 作者:智能产品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论语》中说,“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可见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就强调教育学生的文化知识、行为实践、忠心处世、信约交往,这和现代教育提倡的素质教育相一致。数学教育

《论语》中说,“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可见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就强调教育学生的文化知识、行为实践、忠心处世、信约交往,这和现代教育提倡的素质教育相一致。数学教育本质上是一种素质教育,在注意到作为一种基础性文化,数学教育对人的整体文化修养构成产生重要影响的同时,还要深层次的关注数学教育中的人文价值,即蕴含在数学知识中的观点、信念和态度等,真正做到关怀人文精神、人格品质和人生观、价值观教育。

古希腊哲学尊重人性、崇敬自然、探求真理、涵养美德、注重逻辑,孕育了信奉自然理性秩序和规律的信念,崇尚自由思辨,追求真、善、美的和谐统一。在精神、理想和价值观等层面,形成了科学的形而上之“魂”,给予科学“仰望星空”的品格。

主题:《古典教育与未来教育》
人员:30 人
时间:2017 年 11 月 19 日(周日) 13:30-16:00
地点:广州珠江新城

尽管它和其他一些人们熟悉的人文课程有所不同,但数学同样具有人文课程的某些特点,从而可以发挥一定的人文教育作用。数学的思想方法、数学意识、数学精神,包含着浓厚的人文精神,对培养学生的人文素质有其独特的作用。作为人类智慧宝库的璀璨明珠,数学思维也是一种理性的艺术,它对人文素养的影响力乃至更普遍的方法论意义,是任何一个具体学科包括人文学科所无法比拟的。

对自由与真理的追求

阳老金句:

  • 教育帮助人类理解可以集体传承哪些模因,和善恶、法律、民主这些观念深深捆绑在一起。

  • 教育的本质是人人交互,促进更好的信任机制诞生,并提高交互的效率。技术是机机交互,设计是人机交互。世界由教育、技术、设计,三个根本的力量在运作。

孔子时代,教育和生活是一体的,教育和职业是一体的,教育本身追求美德。孔子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完成人格的升华,把人类一些好的模因传承下来,今天中国至少80%思维方式来自孔子和《论语》。

现在,教育是教育,生活是生活,职业是职业。第一,教育没有成为每一个学习者的生活方式。第二,教育没有带来美德,变成一个巨大的谎言,例如:心理学和生物学专业,毕业生就业率较低。

  • 教育是阶层跃迁的最好的杠杆。首先让你明白自己处在社会上什么位置,已知的东西没那么重要,去到目标位置的过程中,教育才变得更重要。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
    教育一定是一种生活方式,教育和职业一定是捆绑的,一定能影响你的收入和阶层的位置。

  • 未来教育最重要的两点。第一,从利基理解到全局理解,形成一个自己的知识体系图及谱系图,一个知识雪球或陀螺的效应,将来你才能持续的滚动下去。第二,从封闭问题到开放问题,你对这个世界充满热情和好奇心,想象它还有怎样的可能性。

通过设计场景,帮助自己或孩子构建全局理解,学习和人类美德、日常生活相关的知识概念,而不是直接说明答案。习得知识形成独特的理解深度,构成自己的知识雪球。在不同场景下复用,理解越来越深刻,变成内隐知识。

  • 主流的认知方式,也称实验手段,有五类。第一类,哲学家的思想实验。第二类,数学家的符号思考。第三类,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社会科学、经济学家的实验科学。第四类,人类学家、历史学家、语言学家的田野调查 。第五类,网络科学、物理学家的计算模拟。

无论成人教育还是儿童教育,让你和你的孩子,既掌握数学的符号思考,又掌握田野调查的思维方式,不同的认知方式碰在一起,最终对这个真实世界的认知和模拟都更深刻,思维的灵活性和适应性越来越强,这是跨学科带来的真正优势。

  • 古典教育最小知识谱系图,由理性思维、数学思维和美学思维构成。这三种底层认知方式始终很重要,并不随时代变迁发生变化,只是称呼不一样。

【理性思维】指在人类的知识谱系图中,大家对于很多事情达成共识,比如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最终会呈现为不同的美德,侧重真善美的善。【数学思维】是符号思考,侧重真。【美学思维】指诗歌音乐绘画舞蹈艺术,构成的审美品位美学,侧重美。

  • 学习计算机科学、网络科学、认知科学、数学、诗学这五大元学科,获得计算思维、复杂思维、理性思维、数学思维、美学思维。

  • 一流的创造者,普遍是能兼容多种认知方式,最典型的赫伯特·西蒙,还有史蒂夫·乔布斯的美学和计算思维都很好,这是人类社会主流的发展方向。

  • 古典教育和未来教育结合在一起,通过五种跟生活价值关系大的学科训练,让自己成为每一个学科的“专业”业余选手,然后选择其中一个学科成为你主营的职业,在21世纪会活得特别滋润。

数学不仅予人智慧,而且一定程度上能锤炼好人品。善良、正直、厚道、诚实、守信、谦虚、宽容、好学等这些好的人品特征,往往在数学家身上可以普遍看到。我们不能断言数学与好人品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也不能说学数学就一定能培养出好人品,但是,数学与好人品之间一定是正相关的,并且这种正相关、正能量会明显优于其他一些学科。在数学教育过程中,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面对数学时最直接、最基本的感受是“求真”“求实”“崇尚真理”,一是一,二是二,不能有丝毫虚假和错误,说话有据、言之有理,讲究逻辑,只讲真理没有权威,在真理面前一切理性之外的物质和意识都不能改变。在数学活动中,人们不断地修正和改错,也就愈加接近自然真理,从而发觉自己的无知,也就学会懂得宽容和谦虚,也使人变得更为虔诚和纯正。这种亲身经历和灵魂深处的体验,对形成好的人品之教育效果比空洞的说教要好多少倍。事实证明,数学品质的潜移默化可以使受教育者形成一系列具有道德色彩的品质,正直、诚实、不轻率盲从、尊重真理、遵纪守法、严谨认真、顽强自信等美德是数学精神的产物。

古希腊人把对自由的追求转化为对纯粹知识的热爱,而哲学便是为自身而存在的自由的学术,因此古希腊人更关注纯粹知识而非其实用和功利目的。如果说东方国家基于“丈量”的实用性需求而发明了度量,希腊人则更多是因为纯粹的对知识的热爱而学习几何。柏拉图学园大门上书“不懂几何学者不得入内”,学习几何学正是为了“迫使灵魂使用纯粹理性通向真理本身”,并让人类精神找到自己的家园。

对数学而言,其真的一面是毋庸置疑的,也显而易见。求真本身就代表一种善意。而真的事物,才会具有善和美的光华。数学既具有纯粹理性又有严谨完美的形式,在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和各门学科中被广泛运用,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也能显著改善人类的物质生活。因此,数学于善就不难理解。同时,数学蕴涵着促使美德生成的正能量和使人道德化的神圣力量。数学的思想方法、态度和观念通过学习和研究数学过程的潜移默化就内化影响到人格,便可形成善的道德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说得好,学了几何就更易于认识善这个观念,几何会把灵魂引向真理。毕达哥拉斯学派也认为“数学和音乐能够净化人的灵魂”。

与古代中国“天人合一”的观点不同,古希腊哲人把自然看作与人分离的客体,纯粹、静观地认识自然就是目的。以巴门尼德为代表的爱利亚学派激进否认经验世界的实在,相信世间察觉到的一切变化都是因为感官欺骗而引起的不实幻觉,由此攻击观察和实验将因为感官易陷错误而产生一些靠不住的见解。苏格拉底认为自然中的一切都是神意的安排,研究自然对人来说是越职的,是亵渎神灵的行为。柏拉图通过《理想国》表达,我们的数学不是用来计算的,天文学也并不用来注视肉眼所见的天空。

美是人类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数学作为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典型产物,是呈现自然规律的自由形式,具有科学美的一切特性。同时,数学以自身独有的方式描述自然,会把自然界的美展现转化成数学美,同样具有艺术美的某些特性。简单、对称、和谐、统一,数学中随处可见。希腊格言“美是真理的光辉”被无数数学家和数学发现的故事所印证。

对包涵善与美的德性的向往

作为人类智慧的最高成就之一,数学彰显出真善美的高度统一,数学活动就是对真善美的崇高追求。数学文化不仅是求真、求善、求美的结果,而且是沟通和融合人的内部精神世界和外部世界的桥梁与中介,因而不可忽视通过对数学真善美的体悟来深层次认识数学文化。此外,蕴含在数学中的真善美,不可能是虚无缥缈的,需要依靠于诸如语言文字、图形、符号等其他的文化形式来表达,即数学教育能够融科学与文化于一体。

古希腊哲学追求“德性”,蕴含着真善美的统一。苏格拉底从对宇宙和自然的思辨中得出善的原则是事物之所以存在并趋向“最好”的支配力量,于是援引德尔菲神庙的铭文“认识你自己”(epimeleia heautou),主张哲学和科学所研究的对象应由原初的“自然”即外部世界转向自己的心灵,提出“知识即美德”,掌握知识是为改善个体自我的灵魂。毕达哥拉斯将哲学的目标定位在“对宗教观念世界进行道德的纯化和净化”,其实践哲学是由数规定的道德。柏拉图认为可见世界之上存在着“相界”,在可见世界里所感知的事物就如同依据“相界”的设计图纸建造的建筑物,是对“相界”的不完美的摹本或反映。居于各种“相”组成的金字塔结构顶端的、最高的“相”就是伦理学意义的“善”。在古希腊德性的哲学传统的影响下,为对真理的探索具有内在的追求善的道德功能。

(作者:张雄,系渭南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教育数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

“德性”既包括伦理意义上的善,也包括作为优秀意义上的美。柏拉图在《斐利布斯》篇指出,“善的力量已经隐退入美的本性中,因为,尺度和匀称在任何地方都是同美和美德等同的。”古希腊的天文学相信天界是理念世界最完美的摹本,纯粹的数学家被认为是秩序井然的美丽世界的发现者。“最美的平面图形是圆形”,毕达哥拉斯学派从而推论行星和星星均处于完美的匀速圆周运动中。亚里士多德在讨论天体的非物质推动者时,认为整个宇宙中渗透着一种追求更高完美的渴望。

与古希腊人崇尚追寻真理和心灵价值的理性自由相比,现代人崇尚实现自我的意志自由。现代科学不再对自然沉思、静观,而是从力量、征服以及实验的维度诉诸实际行动,试图掌控和操作自然。然而,如柏拉图担忧书写会把“健忘注入人的灵魂”,古希腊时期对技术和实验方法的担忧至今仍有价值。现代科技塑造了繁荣的文明,满足了人们改造自然的欲望,同时也带来了社会节奏和生命观念的惊人变化,以及自然与精神生态的双重失衡。在基因工程和克隆技术面前,生命脱去了神秘的外衣;转基因和化工技术进入食品业,带来了食品安全的隐忧;过度开采、涸泽而渔、生态破坏等问题,使现代社会陷入发展的漩涡。我们应从古希腊哲学中汲取德性精神,使现代科技不再作为“价值中立”的工具而存在,而具有内在的道德功能,遵循合乎善与美的道路发展。我们应对自然与生命心存敬畏,由此界定科技发展的边界。

(作者单位:东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本文由js333.com发布于智能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js333.com仰望星空,古典教育与未来教育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