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越来越少应该怪谁,光棍危机

来源:http://www.mypv3.com 作者:智能产品 人气:197 发布时间:2019-11-29
摘要:4月24日上午,社会事业学院邀请华中科技大学石人炳教授于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平台作了题为“中国人口问题与政策调节”的学术讲座。社会事业学院各专业骨干教师及学生近200人

4月24日上午,社会事业学院邀请华中科技大学石人炳教授于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平台作了题为“中国人口问题与政策调节”的学术讲座。社会事业学院各专业骨干教师及学生近200人共同聆听了本次讲座。讲座由社会事业学院副院长张长伟主持。

北大教授穆光宗:女孩越来越少应该怪谁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大陆总人口137462万人,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51。男女人口相差3366万,这意味着约有3000余万的男性人口将面临“打光棍”的局面,我国光棍危机风险仍旧严重。此外,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自2009年以来实现了连续第七次下降。

石人炳结合数据图表详尽阐述了近年来中国面临的主要人口问题,包括持续低生育水平、快速人口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持续性别比失衡、独生子女家庭风险和人口流动与城市化问题六个方面。他本着科学研究的精神,着重论述了性别比失衡是否能成为一个社会问题、较高出生性别比是否可以“自我矫正”以及高出生性别比是否有利于优化人口素质的内容。在生育政策调节方面,石人炳指出每个阶段国家人口生育政策的变更都有一定的现实依据,并具体介绍了国家卫计委去年以来的工作重点“合”和“放”,即各部门职能合并,生育政策由紧渐松。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攀升,2004年创历史最高纪录121.18,其后几年则一直在120上下波动。我国也是世界上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失衡严重、持续时间长、波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仍高达115.88,处在高危状态,出生性别比长期、广泛、严重失衡已经造成严峻的人口生态失衡危机,产生的后果广泛而深远。

男性人口70414万人 女性人口67048万人

互动交流环节,石人炳还对现场观众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耐心细致的解答。

出生性别比失调,意味着很多女胎仅仅因为性别原因而被剥夺了出生权利,若干年后还会演变为可婚人口的性别失调,甚至会由此出现一个性压抑和性冲动交织在一起的“狼性人口”。这些人群会产生不平心理和仇恨心理,进而使诸如男性光棍危机、拐卖妇女、性犯罪、女孩失踪和相关的团伙式作案,以及孤独终老等问题陆续爆发,严重威胁家庭幸福和社会和谐。出生性别比的异常升高可以看作人口发展的一种“生态失衡”,因为性别比是人口发展的生物学基础,人口的健康发展要以两性发展的平衡为基本前提,这也是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应有之义。人口性别失衡是深层次的人口危机,也是我国新世纪重大的社会发展问题。

出生人口性别比达113.51

(社会事业学院 陈妍娇 张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以来,我国忽视了出生性别比失衡可能诱发的严重社会问题,没有及时治理。2003年,国家有关部委推出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专项治理举措,即“关爱女孩行动”。然而,因为试点行动的覆盖面有限,同时地方政府在计划生育一票否决的高压下把工作重心放在严格控制计划外出生上,对更复杂的性别比失衡问题拙于应付也缺乏积极性,导致长期以来出生性别比失衡问题处在人口问题治理的边缘地带。性别偏好的改变非朝夕之功,所以治理的绩效并不乐观。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现行的治理模式治标不治本,效果十分有限。

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746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80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655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07‰,死亡人口975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1‰,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96‰,比上年下降0.25个千分点。

主流观点认为,导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根本原因是经济、社会、文化等因素影响造成的男孩性别偏好,直接原因是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实际上,一个重要因素被忽视了,那就是计划生育政策的挤压效应。

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0414万人,女性人口67048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2,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51。从年龄构成看,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91096万人,比上年末减少487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6.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2200万人,占总人口的16.1%;65周岁及以上人口14386万人,占总人口的10.5%。

1995年,笔者在研究中发现: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失衡和偏高现象实际是偏好男孩的意愿过于强烈和生育选择的空间过于狭小相互挤压的结果。这一解释回应了一个事实:为什么建国后相当长时期内国人虽然有强烈的男孩生育偏好,却没有导致出生性别比失衡,原因就在于当时的“生育选择空间”(生育意愿得以实现的权限空间)没有限制。当然,那时候也没有采血或者B超性别鉴定等技术手段。山西翼城、甘肃酒泉、湖北恩施、河北承德等“两胎加间隔”试点地区的实践表明,由于生育政策的放宽,出生性别比基本正常。这一启发是巨大的。

从城乡结构看,城镇常住人口77116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200万人,乡村常住人口60346万人,减少1520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56.1%。全国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2.94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7万人,其中流动人口为2.47亿人,比上年末减少568万人。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

就出生性别比失衡问题而言,现行生育政策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因为它限定了生育选择空间,破坏了人口生态平衡。长期以来,1.5个孩子的政策生育空间违背了男女平等的大原则。现行的生育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固化了性别偏好,虽然这并非政策制定者的初衷。于20世纪80年代初定位的我国生育政策大概可以归纳为1.5个孩子的政策。政策的基本框架是:如果农村居民生育的第一孩是男孩,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再生的;相反,如果农村居民生育的第一孩是女孩,那么在一些省间隔数年后是可以再生第二个孩子的。

出生性别比失衡的直接后果是"光棍危机"

生育政策应与男女平等国策兼容,以社会性别平等为核心追求和终极关怀,尽早赋予各类家庭以自主、公平的生育权。现行生育政策需要反思的是:一方面,倘若认为一个孩子足矣,那么就不妨一碗水端平,大家都只生一个;倘若认为一个孩子太少,那么也不妨大家都可以生两个。显然,现实的做法并不着重于孩子的数量平等,并不关心一个孩子好还是两个孩子好。另一方面,现行生育政策采取的是城乡分治、男女有别的政策。城乡分治的前提是城市居民享受较为普遍的社会保障,而农村居民从政策出台之初到现在基本上依靠的是传统的家庭保障。男女有别则是现行生育政策默认了男孩女孩对农村家庭的价值差别。也就是说,默认了女孩的价值不如男孩的价值,特别是养老支持方面,这契合了农村养儿防老的制度化传统。此其一。

3000余万的男性人口将面临“打光棍”的局面

其二,我们有必要区分歧视性和非歧视性的性别偏好,它们性质不同、强度不同、作用不同。重男轻女的性别偏好是我国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调的症结。性别歧视植根于男尊女卑的传统性别文化、有子万事足的传统生育文化、依靠男性的小农生产方式和依靠儿孙的传统养老方式,的确有着非常深厚的现实基础和历史因缘。我们要消除性别歧视,实现社会性别平等,包括出生权利、生存权利和发展权利在内的男女平等。

中国经济网记者通过计算,我国男女人口差在2015年已经达到3366万,这意味着约有3000余万的男性人口在面临“打光棍”的局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异常的性别比失衡呢?一般来说,造成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性别比失衡有两大主要原因:移民和出生性别比失衡。由于移民比例很小,中国人口性别比失衡的根本原因是出生性别比失衡。

其三,B超因素是条件变量,控制它是治标。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等14个部门联合发布通知,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打击、防控采血鉴定胎儿性别行为的措施,建立有奖举报制度,查处非法中介。这方面,更重要的在于预防性控制,如果木已成舟、事后惩治,对遏制出生性别比失调实无裨益。

在正常的自然情况下,出生性别比一般介于103和107之间,也就是说,每出生100个女婴,相应有103至107个男婴。中国的出生性别比在1980年代之前基本正常,在1982年为107,但之后迅速攀升,1990年达到111.3,2000年升至116.9,到2004年更高达121.18。尽管自2008年以来出生性别比有所下降,但仍然徘徊在117左右的高位。

(作者系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国家卫计委在2015年初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治理体系创新研讨会上表示,目前中国出生性别比整体水平依然偏高,其后果已经显现,风险进一步聚集和扩大。过去20年来,中国出生性别比一直高于115,成为世界上出生性别比失衡最严重的国家。

“婚姻挤出”很形象地显示了性别比失衡对婚姻的影响——原本相对稳定平衡的婚姻市场因为多出数千万男性变得拥挤,使得多出的男性被挤压出去,被迫成为光棍。

从1980年到2014年,中国一共出生了6.75亿人,这34年的平均性别比是114.7.按性别比正常值推算,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000多万。2014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70079万人,比女性多3376万。到了2015年, 3366万的男女人口差仅仅是比2014年减少10万而已,我国光棍危机的局面严重程度仍不减。

放开二胎政策是否能缓解"光棍危机"?

我国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这一政策旨在控制国家人口,解决人口过剩问题,但也导致了我国人口加速老龄化、人口性别比率失衡以及独生子女“娇生惯养”的社会问题。 十八届五中全会闭幕后,引起最大反响的政策变动是宣布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有媒体解读说,这不仅能解决生育率低、人口急剧老化的问题,而且能够缓解目前男女比率严重失调的危机。然而是否能真正的做到缓解光棍危机,我们仍不得而知。

众所周知,我国男丁情结较严重,和许多亚洲国家一样,中国有重男轻女和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这加剧了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其次,由于我国社会养老机制尚不健全,靠儿养老的传统家庭模式占据一定的社会主流。然而在这两个问题的先行关键是,是否愿意生育。

放开二胎后,由于养孩子成本太贵,很多中国家庭不计划生第二胎,有专家测算,每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估计最高有500万~600万,加上目前1600万左右的年出生人口,年出生人口峰值在2200万左右。而据中国社科院的一项研究成果,中国父母把孩子带大到16岁的抚养总成本平均已达25万元,平均每年的花费就是1.6万。生了二胎后便要面临各种的经济压力和家庭矛盾。尤其是中国的一线大城市,生育二胎的成本远比想象的要高得多。

所以,放开二胎政策是否能缓解光棍危机,还是一个较难回答的问题,促进出生人口性别结构平衡依然任重道远。

但是我们仍应看到几个关键的数字,2015年,男女人口差比2014年减少10万,出生人口性别比113.51,比2014年的115.88出现下降。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这实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连续第七次下降。

本文由js333.com发布于智能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孩越来越少应该怪谁,光棍危机

关键词:

最火资讯